首页>新闻>游戏热点>游戏资讯>韩媒自称”限韩令取消”,韩国游戏能否重返中国市场?

韩媒自称”限韩令取消”,韩国游戏能否重返中国市场?

2020-07-13
204
来源:gamelook

在2016年以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中韩文化产业上的交流都始终处于一个“甜蜜期”。但随着韩国政府无视中方反对,在韩部署“萨德”系统。这一行径引起了国内民众的严重不满,而并无白纸黑字的“限韩令”,也代表着两国文化交流就此停摆。

韩媒自称”限韩令取消”,韩国游戏能否重返中国市场?

近日,在韩网有媒体自称:得到韩国官方确认,限韩令已经正式解除,相应的文化领域也将有所松动。

这则消息迅速在中韩民众间引起了热烈的讨论,但该韩媒报道传入国内后、国内网民呼声也依旧统一:“萨德一日不撤,限韩令一日不解除”。

韩媒自称”限韩令取消”,韩国游戏能否重返中国市场?

尽管能够明显看出,这或许是个别韩媒自我YY的新闻。但在近一年时间以来,中韩文化产业方面的“冰山”还是出现了些许解冻的迹象。而这也带给游戏行业一些猜想,是否将很快看见韩国新游重回中国大陆市场的局面。

僵持下的细微松动,引来些许遐想

尽管官方早就明确否认了“限韩令”的存在,但没有一个人能否定它的存在。从2016年起,国内所有涉及韩国艺人出现的影视、综艺、广告代言基本消失。曾经与韩国公司共同制作的综艺节目,也拒绝韩方团队出现在现场。甚至还有的节目直接终止合作关系,改为独立制作。同时,大陆游戏市场自2016年开始、再没看见韩国新游戏获得版号。

在限韩令第三个年头里,最近不少国人发现又能在主流媒体平台看见一些韩国艺人的身影,限韩令出现了小小的“破冰”。

2019年10月,不少观众发现,由韩国女团BLACKPINK参与的广告在北京电视台公开播放;同年11月在深圳举办的“亚洲音乐盛典”,也公开邀请韩国组合SEVENTEEN参与。之后甚至有传闻称,一些国内视频网站重新盯上韩国明星,部分韩国艺人已经接到了中方的广告代言咨询。

韩媒自称”限韩令取消”,韩国游戏能否重返中国市场?

就在2020年,退伍归来的韩国艺人权志龙再度成为“茶π”代言人。农夫山泉对产品代言人的选择,似乎未受限韩令的影响;此外,还有消息称,《show me the money》的导师朴宰范将出演《中国新说唱》第四季,经纪公司回应称目前正在协商中。这也成为限韩令松动的一大讯号。

而作为文化产业重要组成部分的游戏业,也同样能看到些许限韩令松动的迹象。

在今年的腾讯游戏年度发布会上,颇受瞩目的新游《荒野乱斗》也终于揭开其国服代言人的真实身份。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她正是来自泰国的人气明星LISA。当然,她还有另外一个更重要的身份,那便是韩国女团BLACKPINK的成员之一。

韩媒自称”限韩令取消”,韩国游戏能否重返中国市场?

尽管Supercell是一家芬兰公司,不受限韩令约束。但它毕竟已被腾讯收购,而且腾讯选择在年度发布会这样重大的场合公布这一消息,不可能没有考虑过LISA背后的双重身份。虽然LISA意味着什么很难给个准确的答案,但GameLook了解到最近确实已有韩国游戏企业蠢蠢欲动,行为反常,韩国人正在等待真正破局时刻的到来。

那么,LISA身上泰国、韩国这一似是而非的信号究竟是中泰美好关系的延续?还是中韩关系的大松动?不禁引人遐想。若后者可能性占比更大,这是否已成为韩国游戏重回中国市场的信号呢?

LISA意味着什么很难给个准确的答案,但GameLook了解到最近确实已有韩国游戏企业蠢蠢欲动、行为反常,韩国人满怀希望正在等待破局时刻的到来。

限韩令破局事关重大,韩国游戏能充当主力先锋么?

韩国公司近些年来的处境可不算太好,限韩令对韩国包括游戏在内的整个文娱产业都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与中国大陆市场告别,意味着整个韩国文化产业彻底失去了重要收入来源。而对韩国游戏厂商来说也同样如此。与韩国新游戏快4年没拿到版号相比,最近几年中国游戏公司却相对无阻碍的进入韩国市场,2020Q1按Sensor Tower数据统计、5款中国手游入围了今年 Q1韩国收入榜TOP20,共有37款中国手游入围韩国手游畅销榜Top100,占Top100总收入的28.3%。

韩媒自称”限韩令取消”,韩国游戏能否重返中国市场?

因为无法获得版号进入中国大陆市场,韩国游戏公司只能在港澳台“耍耍威风”。尽管如此,韩国游戏厂商还是没有放弃争取重返中国市场的机会。最近,在韩国游戏业的压力下、再次动员国会议员向中国驻韩大使求助,希望能够解决韩国游戏产业得不到版号的问题。

那么,韩国游戏能否成为打破中韩文化交流僵局的第一炮呢?GameLook认为答案是否定的。

韩媒自称”限韩令取消”,韩国游戏能否重返中国市场?

韩国手游《剑灵:革命》

在产业影响力上,韩国文化产业重返中国市场,最具象征意义的还是韩流偶像、影视、综艺等产业,其在公众中影响力更大,虽然整个游戏产业收入巨大,但身处主流文化之外,韩国游戏难以承担这样一个“开路先锋”的身份。再加上时下正处于国内游戏业监管力度加强的时期,未成年人防沉迷措施正在落地,假如这个时间让韩国新游戏进入中国,跟政策、舆论引导的方向并不太合拍,韩国游戏无法当破局的先锋。

而影视行业眼下处境是微妙的。尽管这几年来,国内影视行业愈发强大、影视综艺节目制作水平和投入碾压亚洲各国,但受到疫情的影响,国内所有影院集体停业,大批影视剧制作被迫延后,相关企业亏损很大、处境困难。在这样的现实状态下,即使中韩之间将破冰合作,理论上不应该选择这个时间节点,毕竟于情于理首先要确保国内影视娱乐行业的从业者能够渡过眼下的困难期。

结语

如今,中国游戏行业也已经走出了“以韩为师”的年代,且奔跑得越发迅速。从手游时代开始的与全球同步,到现在已经领先世界,并朝着云游戏等更高领域向前探索。此外,国内的手游市场已进入了精品化、赛道化竞争的局面,白热化程度已超韩国游戏业想象。

即使未来某一天韩国游戏将重新进入中国,其也逃不脱版号总量调控,而以韩国游戏业的现状来看,仅有MMO尚可一战的韩国游戏,在面对二次元、女性向等各细分品类崛起以及IP产品控场的中国市场,遭遇水土不服几乎是必然,中国市场残酷的竞争会给韩国人上一课。

标签: 资讯